观察|美新中亚战略“热情”中含“退意”,美退俄进局面显现

2020-02-13 07:44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 手机版
近日,美国国务院官网正式对外发布新版中亚战略。该战略的公布再次引发外界对未来美国与中亚关系的关注。
冷战结束以后,随着苏联的解体,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五个中亚国家成为独立的国际法主体。世界格局的变化让过去一度处于地缘政治中“边缘”地位的中亚开始走向“中心”,逐步成为大国博弈以及施压影响的舞台。
美国在中亚“甩包袱”?
“911 事件”之后,美国集中精力进行反恐战争,在短时间内就推翻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权,而与阿富汗比邻的中亚也受到美国的格外关照。为便于打击恐怖主义、维系阿富汗局势,美国与中亚国家进行了大量的军事合作,在此期间美国实现了在中亚驻军,并向中亚国家提供了军事装备、转让军事技术,以及培训安全人员等。如在2001 年 10 月,美国以反恐联盟的名义正式进驻了乌兹别克斯坦境内的汉纳巴德空军基地,此后又租用了卡甘和卡凯德军用机场。作为回报,美国向乌兹别克斯坦提供了10亿美元用于反恐行动,并向其提供军事安全保护。
2002年4月,美国国防部制订了2004-2009年对吉援助15亿美元的计划,扩建玛纳斯空军机场。2002 年 7 月,美国获得了在哈萨克斯坦境内奇姆肯特、江布尔州以及阿拉木图附近的机场紧急降落的权力,哈萨克斯坦则获得了 500 万美元的军事援助作为回报。2002 年至2004 年三年间,美国向哈萨克斯坦提供了大约 1.5 亿美元的经济和军事援助。2002 年乌兹别克斯坦获得了美国 1.6 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观察|美新中亚战略“热情”中含“退意”,美退俄进局面显现通过阿富汗反恐战争,美国实现了在中亚驻军。
此次美国公布的中亚战略全名为《美国中亚战略 2019-2025:促进主权和经济繁荣》,分为前言、政策目标和愿景三大部分。在表面看来,该战略仍旧体现出美国对于中亚的“热情”,如提出了未来美国中亚战略的六大目标,包括支持和加强中亚国家的主权和独立、减少中亚地区的恐怖主义威胁、维持对阿富汗稳定的支持、鼓励中亚同阿富汗之间的联系、促进中亚国家的法治改革和尊重人权以及促进美国对中亚国家投资。
但是深入分析的话,并不难发现美国在中亚的“退意”。在前言中,美国明确写道,美国在该地区的主要战略利益就是建立一个稳定和繁荣的中亚,它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件与各种合作伙伴一起自由地追求政治、经济和安全利益;推动中亚国家与全球市场相联并接受国际投资,同时使得中亚国家拥有强大的民主体系。言下之意,美国似乎是欢迎中亚跟自己之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走近,委婉地表达出中亚各国应该减少对美国的依赖。
美国对中亚的“甩包袱”其实并不令人吃惊。在特朗普上台以后,中亚在美国眼中的地位开始明显下降。2017 年美国高层在与中亚的外交联系当中极少出现,到 2018 年美国也没有出台明确的中亚政策。中亚之所以被冷落,与美国战略转向有着莫大的关系,2017 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非常明显地将美国的全球战略重新确定为传统的大国战略竞争,将未来主要对手设定为中俄,反恐不再是第一要务。最突出的是,目前美国在阿富汗越来越不想多留。
特朗普对实现阿富汗的民主毫无兴趣,为了不再耗费过多资源,开始推行更为务实的对阿战略,即强调目前美国在阿富汗的首要利益,是致力于阻止能够威胁到美国安全的恐怖分子庇护所的复苏、防止核武器及核材料流入到恐怖分子及敌人手中。只要达成以上的要求,特朗普就让“阿富汗人民主宰自身命运”。迄今为止美国与曾经的死敌——塔利班已经进行过多次谈判,虽然其中曲折不断,但总体而言美军要走的趋势还是很明显的。而与之相应,中亚的作用也就“水降船低”了。
尽管此次美国在战略中声称未来要对中亚进行投资和援助,但其承诺的真实性还有待考量。在该战略发布的前几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特意访问了欧洲以及中亚,当1月31日在乌克兰会晤总统泽连斯基时,蓬佩奥一方面无端抹黑其他国家与乌克兰的合作,另一方面又称美国企业有意对乌克兰投资,但蓬佩奥并未具体说明投资计划。有媒体报道称,当时有两个细节预示了美国可能在开“空头支票”,一个是当泽连斯基邀请美国企业投资开发黑海大陆架的石油和天然气时,蓬佩奥不置可否;另一个是当泽连斯基请求美方取消对乌克兰出口金属加征关税时,蓬佩奥保持沉默。以此类推,“不用人朝后”的特朗普政府今后会给予中亚多少实际利益也是打问号的。
观察|美新中亚战略“热情”中含“退意”,美退俄进局面显现虽然美国在中亚会有一定程度的收缩,但不可能拱手相让,仍会在中亚保持驻军。
美俄中亚军事博弈进入新阶段
美国在中亚的收缩也将使美俄在该地区的军事博弈进入新阶段。就在美国公布新中亚战略没几天,俄罗斯军方就宣布计划在吉尔吉斯斯坦部署防空系统。2月11日,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尼古拉·潘科夫表示,俄罗斯计划在吉尔吉斯斯坦的俄军基地部署防空系统。潘科夫补充说:“下一步是在俄罗斯军事基地部署防空系统。此外,还将对坎特空军基地的基础设施项目进行改造。”
俄罗斯总统普京2019年12月向杜马提出批准一向议定书,修改俄罗斯驻吉尔吉斯斯坦军事协议,允许俄罗斯向该基地部署无人机部队。俄罗斯于2003年10月份在吉尔吉斯斯坦设立坎特空军基地,作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快速反应部队的空军基地。它的主要任务是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地面行动提供空中掩护。基地部署有苏-25SM攻击机和米-8MTV直升机,并被划归俄罗斯中央军区序列。
俄罗斯本就与中亚国家关系密切,历史上中亚地区长期存在于俄罗斯帝国疆界之中,之后又成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至今中亚仍被一些俄罗斯传统政治分析家视为“俄罗斯的后院”。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虽有心保持在该地区的传统影响,但是国力衰退,力不从心。现在随着俄国力的恢复,其对于中亚的影响也在增强。尤其是在“9·11”事件后,美国借反恐之机驻军中亚,开始与俄罗斯争夺中亚事务的主导权。如吉尔吉斯斯坦发生“郁金香革命”、美国资助有关国家修建绕过俄罗斯领土的巴库—杰伊汉输油管道等事件,都反映出美国在中亚的地缘政治野心。
地区形势的急剧变化促使俄罗斯加快重回中亚的步伐,其具体目标是在:通过加强与中亚国家在双边和集体安全条约框架下的军事安全合作,维护俄罗斯在中亚安全事务中的主导地位;通过加强与中亚国家在政治、经济、能源等领域的合作,抑制美国对中亚国家日益增长的影响。此外,通过支持中亚国家抵制美国推行的“颜色革命”,将它们再度拉入俄罗斯的阵营。2020年中亚作为俄罗斯独联体外交的主战场之一,将继续在俄罗斯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欧亚经济联盟中扮演重要依讬地和辐射区的角色,中亚各国在政治稳定、世代交替、外部安全等方面对俄倚重甚多,在内外因素的推动下俄罗斯在中亚大国地位的回归有可能加速进行。对于俄罗斯的动作,虽然美国在中亚会有一定程度的收缩,但不可能拱手相让,仍会在中亚保持驻军,美俄在该地区的暗中较量将升级,总体上维持斗而不破的局面。
综上,未来美国如果真的对中亚降低关注度,对于其他国家进一步在该地区发挥积极作用也未必不是好消息。
(作者系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本站信息采集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本站客服邮箱:

Copyright@2018 Inc.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怀远新闻